点击阅读全文

失忆后,死对头竹马把我宠上天

古代言情《失忆后,死对头竹马把我宠上天》是作者“克莉斯汀”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,沈醉欢顾棠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,主要讲述的是:”顾长宁道:“那我便放心了。”这话说完,她转而便又想到齐晟轩整日里为匈奴寝食难安的模样。努了努嘴,有些忧愁的说道:“也不知父亲何时才能灭掉匈奴。”闻言,顾长策轻笑一声,对着他的傻妹妹说:“匈奴王庭盘踞漠北几十年之久,哪是说灭就能灭的...

免费试读


顾长策抿了抿润泽的嘴唇,对她道:“若是在宫里缺了银钱什么的,记得跟家里说,别一个人硬撑着。”


他妹妹打小儿便性子犟,直来直去的,而皇帝又是那样一个城府深的性子。

当年太皇太后薨逝,方及冠之年的齐晟轩前一天晚上还在皇陵哭的差点昏厥。

第二天早朝便又能对外戚庄家赶尽杀绝,肃清朝纲。

顾长策实在是怕他的傻妹妹在皇帝手下吃了亏,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银子。

却没想到,顾长宁听了这话,反倒笑着打趣说:“哥哥你先操心操心自己的事儿吧。”

“沈欢欢恢复记忆后,你打算怎么跟她交待?”

“......”

面前的男人没回话。

顾长宁突然意识到她好像说错了话。

眼皮子眨了一下,赶紧生硬的转移话题:“前几日父亲在边关传来了信,你收到了吗哥哥。”

顾长策点点头,道:“父亲在边关一切都好。”

顾长宁道:“那我便放心了。”这话说完,她转而便又想到齐晟轩整日里为匈奴寝食难安的模样。

努了努嘴,有些忧愁的说道:“也不知父亲何时才能灭掉匈奴。”

闻言,顾长策轻笑一声,对着他的傻妹妹说:“匈奴王庭盘踞漠北几十年之久,哪是说灭就能灭的。”

顾长宁一想,也是。

她旋即摆了摆手:“不说这个了,哥哥。”

她刚想跟顾长策再聊些家里的事儿。

却未想到,顾长策迟疑片刻,问她说:“长宁,你之前...说要给我的那瓶祛疤很快的药,现今还有吗?”

这话落下,顾长宁顿时便愣了一下。

今日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出来了,她素来不在意外表的哥哥...现在竟然在找她讨要祛疤药?

顾长宁眼神戏谑的在他身上绕了一圈,抿抿唇。

缓声说道:“有是有,不过哥哥......我之前好声好气的劝了你那么久,你都懒得用,非说男儿家脸上有道疤不算什么?”

“怎么现今却是改变主意了?”

闻言,顾长策轻描淡写的错开她投过来的视线。

有些不自在的清了清嗓子:“昨晚上你嫂子问我,脸上这道疤怎么来的......”

顾长宁瞬间便露出了一副了然的神情。

不悦的哼了一声。

她就知道肯定又是因为沈醉欢。

顾长宁淡淡的挥了挥手,让旁边侍候的春兰从月门外边的那台八宝格上将药拿来,交到顾长策手中。

顾长策接过药后,对着顾长宁笑了笑:“多谢小妹。”

顾长宁:......

哥哥!收起你那副不值钱的样子。

顾长宁简直要被他气死了。

从小到大,她哥就只知道胳膊肘往外拐,就知道向着沈醉欢。

她说什么,也没见他听过一句!

——

昭阳殿。

夜色浓稠,月朗星稀。

宫灯摇曳,舞影翩跹。

自从顾长策和顾长宁在方才离开后,沈醉欢便觉得这宫宴愈发的没意思了。

她失忆之前可能在京中的风评也算不得多好。

因此在席上坐了大半晌的功夫,却愣是没一个人主动来找她聊天。

她只得独自饮酒。

她案几上放置的那壶酒是梁宫中上好的白醴(li),略带些果香甜味。

起初喝的时候还没觉得有什么,但沈醉欢一盏接一盏的入口,渐渐的就得了趣。

不多时,便已是一副眸光潋滟,面浮绯红的醉态了。

忽地,她好似觉得有一道视线像是黏在了自己身上一样。

抬起略有些迷蒙的双眼循着视线望过去,猝不及防便撞入了一双清冽的眉眼之中。

小说《失忆后,死对头竹马把我宠上天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点击阅读全文